当前位置 :
糟糠啊糟糠
更新时间:2024-03-01 19:32:53

董炯万万没料到前妻惠芬会在自己事业衰败,新欢离去,病魔缠身,贫困潦倒,穷途末路的当口,抛弃积怨,不计前嫌,决然回到自己身边。多么好的妻子,多么贤惠的女人,怎么以前就没觉察到。而且还把她的贤良勤劳节俭温顺孝道宽容等所有的传统美德都视之为智障,眼碍,缺心眼。其实是自己当时瞎了眼。中了邪,混了毬了

糟糠啊糟糠

董炯是八年前和妻子离婚的,那时他的事业正如日中天,人也春风得意。古语说饱暖思淫欲,老夫子也说,食色性也。物质生活充裕了,一方面人的各种欲望都随之增强。另一方面动物的那种原始本性也就显现无遗。

当时董炯的投资公司开的红红火火,高收益,高回报的诱惑,让人们发了疯似地往这类公司里扔钱。董炯的公司一天多则几千万少则几十万的进进出出,那时的他真是风光无限。

有了钱,就得过有品质的生活。就得懂的享受生活和快乐人生,不然辛辛苦苦地赚钱干什么。不过,品质生活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是物质方面的;其二,是精神层面的。这些都在他一夜间成了暴发户后,就轻而易举,毫不费力地摘取到了。

社会上有一种富人,他们或是厂矿企业主,或是公司大老板,或是大款、大腕等等,受利益驱动,为了赢得身份地位,加大自己晋身上流社会的砝码。处心积虑地拿出些许钱财,投资公益事业。或慈善或捐赠获资助,虽说这些钱财不过是其财富的九牛一毛,但只要拿出,多少都绝对是物有所值。也足够让他们沽名钓益和投桃报李的了。

董炯也通过这种途径为自己获得了慈善家、某公益事业协会秘书长和当地政协委员等头衔的。这些光环使他能经常有幸在本市媒体上显声露影。有机会频繁出入在各种重要场合,他的公司之所以受人们青睐,被人们吹捧不能排除其中有他个人声名吸引的作用。

票子有了,高档车、豪华别墅、孩子出国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另外。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更不在话下。那时的董董除了每天出入各种娱乐场合外,还得养个“小三,”否则就不能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相匹配。眼下金屋藏娇是成功男士的时尚,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是品质生活的标识

他不知自己是从啥时开始厌烦起同桌的她,一个伴随自己插队,回城,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一个为他生育过一双儿女,又将公公婆婆伺候到天年的平凡女人。

那段时间,惠芬让自己怎么看怎么厌烦。人老珠黄不说,品味、情调,、气度、做派,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乃至她对自己的体贴顺从关心眷顾等所有的一切一切全都让自己反感,有时还老想反胃。到了这个地步,惠芬真的是太失败了。一个唯丈夫是从,把自己人生的全部当作赌注都押在丈夫身上的女人,此时还有何尊严可谈。她迁就过他,在分手的问题上甚至哀求他,只要不离婚,他可以在外彩旗飘飘。可一个有了新欢的男人哪还顾得上什么旧情和良心,世间向来都是只听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何况现在“小三”的肚子里又怀上了他的孩子小三。

离婚是自然的了。法律对现在的“陈世美”们如同虚设。好在惠芬通情达理,与世无争。董炯仅用少许存款和房产就换取了协议离婚的一纸证书。可新婚燕尔的“小三”没过多久也成了家庭怨妇。

公元二零一二年过去了,玛雅人的预言没有成真,这世界依然完好无缺。没想到董总的公司却崩塌于顷刻之间。老板卷款跑路风的盛起,将民间投资利益链切断,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绝境。上游截流,出去的款项收不回来。下游枯竭,公司再无人问津。不仅如此,那些靠省衣节食,东凑西挪,用抵押或拆借的钱,进行淘金的投资者们,在知道自己一夜间已血本无归了的时候,那种绝望,悲愤,悔恨,以及由此而生的怒不可遏,奋不顾身的讨伐力量,足以撕碎任何人为设置的屏障。

董炯一面承受着钻心蚀骨般的破产痛苦,一面四处躲避着讨债人的疯狂追踪。公司早被愤怒的人们洗劫一空,停在楼下的奔驰和小三的宝马都不知了去向。这时,屋漏偏逢连阴雨,董炯突然患上了胃穿孔,无奈之下化了妆悄悄地住进了一家偏远的医院。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夜不能寐,他真正地体验了啥叫痛不欲生的感觉。自己白手起家,破了产尚且如此,何况下线的那些靠血汗钱、靠从牙缝里抠出的存款去幻想回报的可怜人们。

公司没有了,小三也携款逃之夭夭了。甚至平常受过自己施舍和眷顾的亲戚朋友们这会也都对他避之不及。这时,不知是谁的收音机里传来一首凄凉的歌声:“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没人为我打开回去的门∕我整日在落寞中徘徊∕就像荒野中游荡的孤魂。”他彻底绝望了,万念俱灰的他悄然爬上了病房楼的顶层。心里默念着日本电影《追捕》中那句最经典最出彩的台词:“你看,多么蓝的天啊,一直往前走,不要向两边看,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跳啊!昭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也跳下去了……”

本想一了百了,让自己身心真的融化在漫漫的蓝天中,从此在人间销声匿迹。可偏偏下面的一排电线和二楼的雨搭救了自己的命。他从五楼屋顶跳下来的时候,被扯在三楼的几根电线缓冲了一下,又恰巧落到了遮阳棚上,从二楼再坠下的时候,力量又消除了不少。

性命无忧,人却瘫痪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糟糠之妻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让他说什么好,现在就是违心地硬打着赶着惠芬离开自己,他也没那份力气和本事了。

接下来,注定了自己要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接受着无尽的给予和爱施,而悔恨和自责将伴随着病榻一起和自己终老。董炯此时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糟糠之妻不下堂,并不是男人不让她们下堂,而是千年的传统美德没法撵她们下堂。她们总是会变着法子的在你最落寞最潦倒最悲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你的眼前。哪怕是曾经饱受过你的折磨和伤害,第一个原谅你,理解你的人还一定是她们。

几个月后,董炯让惠芬在一个晴朗的早晨,推着轮椅带着他去了公安机关。他想,人已残疾,良心不能再被狗吃了。可此时的他,除了自首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保卡通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狡生梦金
保卡通(baokatong.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保卡通 baokatong.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