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村长
更新时间:2024-03-01 18:20:43

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和同学们因为没钱赌博,于是大家伙便都商量合伙去偷村中一个搬走人家的东西,东西偷到了也卖了但却也正应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不仅仅老师知道了全村老少以及父母也都知道了。

村长

回到家父亲绷着脸进来了,看了我一会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母亲先前赏了我一通鞋底,打的不重也不疼。可她伤心落泪,却是让我感觉疼了。我想说:“我错了!”可一直没能开口,就也跟着沉默着承受着。

父亲又进来了,手中拿着家里吊井水用的绳子。他依旧绷着脸,我有点莫名其妙。父亲走到我跟前,拿着绳子递了过来。我似乎有点明白了,沉默着伸出双手。父亲把我双手绑了,我这时才有点恐惧惊慌了起来。

我的眼神看向仍旧伤心啜泣的母亲,母亲似乎不忍可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会冒着激怒父亲的危险来帮我。我的心冷了下来,我想“看来这次我真的错了。”我没有反抗,父亲的脾气反抗只会让他更加生气。

我被父亲吊在了家里的房梁上。我就穿着一个旧而烂的裤衩恐惧的悬在空中,被父亲脱去了裤子。父亲拿了一个凳子垫在了我的脚下,我心中有些庆幸以为吊起来这就完了。

我看到父亲扯下了自己用了几年的宽厚皮带,我才知道还没有完。我惊恐我害怕,眼中泪水滚落了出来。父亲拿起皮带便打了下来,“疼!”很疼很疼。我的倔脾气似乎也上来了,父亲打着我哭着但我就是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就是不求饶。

我的倔强我的不知所谓激怒了父亲,皮带更加用力的打了下来。母亲陪着我流泪,她的泪比我更多。我想,她的心也比我更疼吧!母亲终于忍不下去了,她上前拉着父亲喊道:“不要打了,他还小他知道错了。不要打了,他还小他受不了的。”我眼中泪水更加汹涌,是啊!真的很疼。

父亲一把甩开了母亲,他的嗓门平时很大。这次却显得低沉,父亲对着母亲吼道:“你就知道惯着这怂娃娃,看看你惯出来的好儿子。不好好学习就算了,这么大点人学会赌博了学会当贼娃子了。长大了还了得,还不得杀人放火了。放着他将来害别人,不如打死算了。”

父亲越说越怒,那皮带抽在我的身上就更加疼了。如同荆棘打在身上,我不敢看我的腿,我想它恐怕已经血迹斑斑了吧!母亲蹲在地上哭着不再说话了,她确实惯着我了。

这时村长进来了,他一看便是大惊。口中喊着:“这是干啥啊?咋能把娃这么打呢?”口中说着已经跑过来夺下了父亲的皮带,父亲是很尊敬村长的看到村长来便是停了下来坐在炕上拿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

村长口中说着:“娃还小,不能这么打啊!”人已经上到炕上,把我放了下来。我的腿上一道道紫青色的印记,我穿上裤子便是爬进了被窝里。

村长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党员,他打过越战。因为腿上挨了一枪,救治的晚那条腿有点瘸了就复原了。国家当时本来想给村长安排个镇政府的闲职,可村长不愿说他要回村子。村长说“我不喜欢吃闲饭,我虽然腿瘸了但还能养活自己。我的退休金补偿金这些我都不要,我也不要国家给我安排工作。我就是个农民,我回家种地还是可以的。希望国家把那些钱交给那些战死的将士家属们或者终身残废身体不健全的英雄们。”他的一席话让大家都是惊讶而又感动。

几个领导一商量说:“要不这样吧!你回去你们村当村长去,当然不是我们说让你当你就能当的。只是一个提名,要有你们村里人自己来选。”村长很高兴的答应了,村里人对于一个受过伤打过仗保卫祖国人民的英雄都是很敬佩的。这个得过二等功的汉子,毫无疑问的成了我们村的村长。

村长上任后,半年没有什么大动作。半年后的一天村里人见到瘸着腿的村长正一个人在地里干活,路过的人都主动上去帮着。村长说:“大家都到自己地里忙去吧!我这实验一点东西,等试好了找大家集体再讨论。”

村里便传开了,果然又过了一个季度村长召集全村人一起开会商讨。大家也都不奇怪了,因为这一年村长地里的粮食收成比全村任何一家都要好三成。

村长招来大家一说,大家也都才知道了。原来国家一些研究农业的大学生和一些研究土壤学的学者在下乡一段时间后,有了新的发现能让粮食收成提高。这对亿万万老百姓来说可真是一个福音啊!国家便号召各市县镇村的领导带头去学习,村长也去学了半年。

村长心里是很高兴的,农业是一个国家富强的根本。农民粮食能够提高收成,国家发展壮大就指日可待了。村长回到家不敢率先推出,首先在自己家的地里实验了一下。结果出来后,村长这才召集大家。这项研究技术在全国开始推广,大家也都高高兴兴的忙碌着收获着。眼看着国家一天比一天富有强大,老百姓一天比一天吃的好住的好。上到各级领导,下到老百姓都是很高兴的。整个社会感觉似乎都是那么和谐,那么美好。

却不想大灾到来了,那一年整个西北地区大旱。整个西北老百姓颗粒无收,井中水干了,地上土裂了,山上树枯了,地畔草黄了,花早早就谢了。老百姓的心情,也如同它们一样灰蒙蒙的步入了绝望。

村长这个老兵挨家挨户的安慰大家,稳定大家情绪。同时劝说村中一些富裕人家,希望他们能够拿出一些粮食来接济穷苦家庭。有些人同意了,有些人没有同意。村长给同意了的人家每人作了一个揖,他用了一天时间劝说那些没有同意的人。

他说:“战争是人祸,大旱是天灾。人祸时大家可以共同努力打败敌人,天灾时大家也可以互相帮助度过灾难。大家说小了是邻居,说大点是一个队的,一个村的,一个镇的……正如那首歌唱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相亲相爱互相帮助的。”

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最后同意了帮忙,村长家只有他一个。他便把他的粮食也拿了出来,分给一些穷苦困难人家。国家也及时调动粮食水来援助西北人民,全国其他各地的人知道消息也都自发的捐出自己家的粮食。大灾历经三个月终于过去了,又是一年过去。西北大地重新开始勃勃发展。

村子重新恢复了生机,大家都活下来了。可村长却倒下了,生了一场大病。

我一直记得那天村长放我下来说的话,他说:“娃娃你听着,小孩子犯错这个很正常。但你要记着一句话。人!是不断进步的,犯过错知道了就要改,不知道就要看就要想就要听。国家发展越来越快,让你们学习不是就让你们拿着书本学知识。是要让你们懂文明,讲礼貌,守法治……这些基本的做好之后,你们才能想着去追求理想、追求财富、光宗耀祖、报效国家。”

后面村长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因为听完这些我就累得睡了过去。不过这些已经够了,村长的言传身教,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爱。一个一个影响着我,走到了今天。

如今的我,虽然不是多么成功。但是我自己已经很满意了,逐步接近自己的理想境界。逐步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一颗向善的种子在我心中已经开了一朵鲜艳永不凋零的花。

在我二十岁出门闯荡又过了三年,村长去世了。我不能平静,拉着媳妇回到了村子。他满头银发沧桑岁月几十年留下的皱纹遍布了脸庞,此时的他安详的躺在那里,他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休息了。

父母以及村里人知道我和老村长如同一对父子,又如同一对忘年交。便让我亲手替他洗了身子埋葬了他,我们数千人送走了这个劳碌半生的男人。

我在想:“村长他一定是去了天堂,那里应该也有一个我们这样的村子这样一个调皮捣蛋的我在等着他吧!”

保卡通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布施
保卡通(baokatong.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保卡通 baokatong.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