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狗撵下坡驴
更新时间:2024-03-01 19:43:29

民国初年,风云变幻。说起来在这赵家庄方圆几十里的,赵佑财家那可是大财主,家里那是拥有近千亩的良田的。其实这一切的功劳可不是他赵佑财的,那是他的爷爷的爷爷治下的田产呢。

狗撵下坡驴

要说这赵佑财的爷爷的爷爷那时候他是咋发的家,他是偷的抢的还是欺压百姓或着说是赌博发的大财,那外人就不知道了,可在这里赵佑财是大财主那是千真万确的。

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就是说你这人你只有有了钱了,不缺吃不缺穿了,吃饱喝足了你才讲礼节的,你要是成天饿得一根肠子挽着半截你还去讲什么礼节?不论是偷还是抢,先把这饭吃上再说。

赵佑财就这样成天之乎者也的,这不还不到五十岁呢,你看他这不就成天捋着他的山羊胡子,仁、义、理、智、信的讲得那是头头是道。不服不行,人家就是有学问,你看不光是这些穷棒子们了,就是这庄里庄外的这十里八乡的私塾先生们,这不也对赵佑财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当然了这赵佑财他是断不了地施舍人家这些私塾学校些银子的。

你看这不是连这乡里的乡长大人,那也对这赵佑财另眼相看,这不是三天两头地往这赵佑财家里跑,人家还和这赵佑财老先生称兄道弟呢。当然了这乡里的办公经费紧张了,你赵佑财或多或少还得赞助点,我乡长个人私下里手头紧了,你怎么着也得给我两个花的。

当然了这都是毛毛雨了,甭说是这父母官了,就是这庄里相亲的,谁家遇到困难了,这家里揭不开锅了,我赵佑财还不都是得接济你们两个,就是要行仁义之事,做有道德之人。

当然了前段时间赵佑财的二姨太给他生的那个孽种儿子赵飞,他把人家邻村的一个大姑娘给糟蹋了,并把人家这姑娘的老爹给打伤了。你看人家虽然是告到乡里,这不是还是被这乡长大人给压下了,就为这赵佑财还偷偷地给乡长塞上了一个大红包。当然了,这受害的姑娘家赵佑财他也没去少打点了,现在是相安无事了。

唉,提起赵佑财的这些儿子来,赵佑财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可真是小孩子没娘说来它就话长。赵佑财一共是找了五房太太的,那为什么要找这么多?那还不是因为自己家大业大,能够养得起她们嘛!

再说了现在又赶上了这么个好政策,国家说是要刺激消费。就是说要鼓励有钱的人多花钱,这样对穷人才有好处呢。其实那意思就是说,你富人要多吃肉,只有你把这肉吃了,这穷人它才能喝上汤,你富人要是不把这肉吃了,哪里会有这煮肉的汤呢?

就这样赵佑财一连找上了五房媳妇,除了这正房的以外,可全是姨太太呢。当然了赵佑财他找这么多的媳妇那是国家法律允许的。

你看有了这么多的媳妇,那可真够赵佑财忙活的,今天晚上那该到哪个媳妇那里去睡觉了?明天又得到哪里去了?还真够他操心的。这不是这项烦心事还没解决好呢,这些小王八羔子们那就一个一个地接连降生了。

你看这刚生下来的时候他们是像小狗一样还是很可爱的,可是随着一天天地长大,这些小家伙们那可不是省油的灯了,他们开始到处给你惹事了。你说是家里有这么好的条件,你们多念点书还不行?可是他们就是不念书,就是去了学堂他们也不学。这可真是家雀子托生了扁幅,一窝不如一窝。

这说起来还不如赵佑财他自己呢,当然了赵佑财他也没有坐在学堂里正儿八经地学过几天书,这都是他年纪大了,一本正经地在那里装样子、装那有学问的。

没有办法,赵佑财只好在家里办起了学堂,他把私塾先生请到自己的家里来了,这不是硬逼他的这些孩子们在里边上学。其实赵佑财的这些孩子,他们从小都娇生惯养的惯了,他们哪能去受这个约束?别说是学习了,就是在教室里坐他们还不会长时间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的。

就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人家这教书先生就缴枪了,你爱找谁教就找谁教吧,“老朽不才,俺实在是无能为力。”

“教不了就教不了吧,死了那张屠夫,俺还能吃那带毛的猪?”就这样赵佑财他又接连请了好几任老师,可哪里有一个教得时间长的?说起来赵佑财这八个儿子,那是个顶个的长得讨人喜欢,也个顶个的聪明。其实这怎能不是呢?在这方圆几十里的,那些花枝招展、姿色俊美的姑娘,这不都做了赵佑财的媳妇、姨太了,有这些女人生出来的孩子它还能不漂亮?这叫种好。

当然了赵佑财他长得也不赖,想当年他爹也是这么找的呢,只不过他爹找的这些媳妇、姨太们,就只有给赵佑财他爹生了赵佑财这么一个儿子。四十亩地里就是长了这么一棵菠菜,那也够金贵的。

闲言少叙,话说赵佑财的这些孩子们他们不愿意学习,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学就不学吧,本想着让他们学点习,将来这家里可出个官风光风光,看来咱这家里的人没有当官的命,那就让他们将来都在家里继承家业吧,这家大业大的,也够他们吃喝享受的。将来要是哪个孩子想当官,咱花钱给他买一个不就得了。只是这没有学问,当不了大官,将来买官也是只能给他买个小官当的。唉,小官就小官吧,这也是没有办法,死狗撮不上墙去嘛。

时光飞逝,话说赵佑财的这些孩子们逐渐都长大了,这也不知道他们在外边捣鼓啥?唉!只要是不惹事就行。赵佑财也懒得理他们,让他们干活他们又不会干活,还不如和他们生气的呢。

话说赵佑财的二儿子赵飞今年这不已二十二岁了,他是赵佑财的二姨太生的,这孩子他从小就不听话,赵佑财也不是那么喜欢他,很少过问他的事。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领着家里的这几个兄弟到乡里去赌博,就这样他们一个个都把他们各自的零花钱都输上了。

没有钱了咋赌?这不知是谁给他们出了个馊注意,“你们家不是有地吗?就拿你们家的地契来做抵押,只要是地契抵押在这里,你们随便赌就是了。”

“还有这等好事?”就这样这几个孩子那是回家翻箱倒柜,他们还真是把那地契给找着了。有了地契这就好了,他们把地契押在那里,这些孩子们那是痛痛快快地赌开了,这不是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些孩子们就把这近千亩的地都给输进去了。

这不直到债主拿着这些地契找上门来,这赵佑财他还不信。不信也不行呀?这事实就摆在这里,赵佑财这老婆孩子一大家子人家就这样被赶出了家门。

今后的日子那该咋过?总不能跟着你这个穷光蛋过日子吧?赵佑财的四个姨太太人家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走了,至此赵佑财的身边就只剩下这大媳妇以及人家还给他生的这两个孩子了。

可是这还跟着赵佑财吃啥?今后这日子咋过?“我说不让你找这些姨太太,你说啥也不听,光贪图自己享受了,这下可好?你自己过去吧。”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这大媳妇一狠心,也领着孩子走了,人家还得出去找口饭吃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赵佑财他那个后悔呀就别提了,可是后悔还有啥用?为了填饱肚子赵佑财他还得出去要点饭吃。你说都到了这一步了,他还会有什么仁、义、礼、智、信?还会有什么尊严?他现在狗屁也不是了。以前那些见了他低头哈腰的的草民们,人家再也懒得理他了,人家根本就不认得他是谁了?世态炎凉、令人心寒。

为了吃饭,赵佑财他就得接着去要饭。有一次赵佑财要了几个窝头,他坐在路边准备吃呢,哪成想盛窝头的篮子被一阵风给吹倒了,这几个窝头这不就顺着这条陡坡道往下滚呢。

这还了得?这可是自己的饭呢!赵佑财这不就顺着坡道往下追去,你看赵佑财这一追不要紧,也不知是谁家的一条狗,这不是从路边窜出来,你看它追着赵佑财就给扑上去了。

窝头还没追上呢,赵佑财这不就被这条大狗扑在了身子底下了。你看三下五除二,这条大狗就把赵佑财的喉管给咬断了。

原来这条大狗它哪里是一条普通的狗?它是这村里的公狗和野外的母狼交配生下来的种,那应该就叫狼狗吧?虽说它这狗爹就在村子里住,可是大白天的它不敢到村子里去认亲,这不就在这村旁的路边的小草丛里潜伏着。刚才赵佑财这往下一跑,它还以为这赵佑财是个贼呢,这不就往下边追去了。

唉,俗话说:“狗撵下坡驴!”只是这狗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狗,这赵佑财他也不是一头驴子呢。

保卡通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保卡通(baokatong.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保卡通 baokatong.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