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绝对宝贝
更新时间:2024-03-01 18:47:56

绝对宝贝

绝对宝贝

作者:安昌河

世上许多的收藏是有价的,而人生经历中一些富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却是无价的..

1.鉴宝

梁文成是个古董迷,在收藏界混了两年,经常参加鉴宝活动。这天,梁文成准备去一个鉴宝现场,这次来现场的鉴宝专家可是举国上下妇孺皆知的大人物,此人名叫羊田,五十多岁,和其他鉴定专家不一样的是,羊田鉴定器物,总是能将它所蕴藏的历史和故事讲得明明白白,如同面对一位刚从历史的风云中走来的饱经风霜、阅历无数的老人,令人尊崇,敬畏。

和以往一样,梁文成装扮成工作人员,混进了鉴宝现场。这个城市的藏家太多了,宝物也太多了,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搂着、抱着自己的藏品。

从羊田一进鉴宝现场起,梁文成的两眼就没离开过他。大半个上午过去了,梁文成还没从羊田的脸上看见什么喜色,对于那些藏友们恭恭敬敬送来的藏品,羊田的鉴定并不仔细,都是粗看,表情也很平静,说的都是些含混话:“还行”、“不错”、“收起来”、“放好”,大概是因为外面排的队太长了,需要鉴定的东西太多了,羊田才不得不走马观花地看看,再则,可能确是没有什么好东西出现。

梁文成并没灰心,他知道,惊喜总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他继续紧盯着羊田的脸,注视着他鉴定器物时的眼神。

梁文成明白,在鉴宝现场,鉴定的专家面对古玩,往往不会把话说死,因为把话说满了,说透了,说绝了,总是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要是人家十万八万淘的东西,你愣说这玩意儿是近仿的,不值几个钱,那还不出人命?再说无论哪个专家,他再有能耐,也有知识经验不全面的地方,所以,那些专家往往都是含糊其辞,话留七分。要知道那东西究竟怎么样,你得从他看东西时的眼神、表情等各个方面去揣度,这是第一感觉,第一感觉往往差不离。

梁文成很善于捕捉鉴宝专家的眼神和表情,只要专家一见那古玩眼睛有神的,多看两眼的,表现出浓厚兴趣的,他都要撵着那古玩的主人,问人家卖不卖,啥价儿。

临近中午,鉴宝现场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老实巴交的样子,裤腿上还有泥水,看样子是从乡下赶来的。小伙子抱着个包袱,手里拿着票签,走在堂皇的大厅里,整个人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很胆怯似的。

有人朝那小伙子喊道:“嗨,小伙子,走快点儿,还有人等着呢。 ”那小伙子走到羊田跟前,怯怯地问:“你是叫羊田吧?是电视里的那个羊田吧?”羊田说:“我是羊田,是电视里的那个羊田。”那小伙子取出包袱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打开,取出一个碗来,就在那刹那间,只见羊田两眼“嗖”的闪过一道光芒,那光芒并未消失,而是亮闪闪地照耀在那碗上,叫梁文成感到惊奇的是——羊田接过那碗的时候,两手都在哆嗦!羊田问话的嗓音都是颤抖的:“这..这碗,哪里来的?”那农村小伙子答道:“我奶奶的。”羊田又问:“你奶奶呢?”“死了,去年死的。 ”农村小伙子说,“我奶奶特别喜欢看你的鉴宝节目,她临死的时候给了我这个碗,说实在没钱了,叫我捧着这碗来找你,说只有你才晓得这是个宝贝。”羊田点点头,认真地看着那碗。在一旁的梁文成看得清清楚楚,羊田显得很激动,他拿着那碗看了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归还给小伙子,说:“这碗你保管好,在门口等着,等我这会儿忙过了,我们好好谈谈。 ”那小伙子很高兴,把碗揣进包袱,高高兴兴地出去了。梁文成心头暗喜,他得赶紧溜出去,要抢在羊田前面,把东西弄到手,就在这时候,羊田起身了,说是去上厕所。梁文成看得出来,羊田找了个借口,因为他把放在一边的手机拿到了手里,于是就多了个心眼,悄悄儿跟了去,果然不出梁文成所料,羊田躲在角落里打电话。

因为时常参加这样的鉴宝会,梁文成很清楚一些鉴宝专家的卑劣做法,他们遇到真正的宝贝,并不告诉你真相,只是敷衍了事,有时候甚至还说些叫你丧失信心的话,说什么这是赝品啊,不老啊,但是接下来他们就赶紧招呼朋友去捡漏。

梁文成真不希望羊田是这样的人,但他还真是,羊田的电话大概是打给助手的,他问助手在哪,那个助手大概跑得比较远,因此羊田很生气,责问助手跑那么远干什么,要他赶紧回来,到鉴宝现场的大门口,找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说那个小伙子手头有个宝贝..就在羊田详细地跟助手描述那小伙子长相的时候,梁文成赶紧走了,他得抢在羊田的助手之前下手!

2.捡漏

梁文成来到鉴宝现场门口的时候,那个农村小伙子正坐在台阶上,抱着他的包袱打瞌睡,看样子他是

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显得很疲惫。梁文成上前叫道:“嗨,朋友。 ”那小伙子看看梁文成:“咋?”

梁文成问:“等钱用吧?”小伙子反问:“你咋知道?”

梁文成笑呵呵地说:“不等钱用,你会把你奶奶的碗拿出来卖?”

“我奶奶没说要我卖,只是叫我给羊田看看。”

梁文成又问:“他不是看了吗?你怎么不回去呢?”

小伙子憨厚地一笑,说:“他叫我等着。 ”

“他叫你等着是要买你的碗。”梁文成顿了顿,看看小伙子的表情,笑眯眯地问,“你卖不卖?”

这问题叫小伙子犯难了,他疑惑地打量着梁文成,久久没有开口。

“你不缺钱吗?如果不缺钱,你会拿这个碗跑这么远?”梁文成上前拉起小伙子,说,“走吧,我看你也饿了,咱们先去吃点东西,边吃边说,价钱合适,你就把这碗卖给我。”见小伙子一脸犹豫,梁文成催促道:“你等他,你看看这长队,都是等着请他鉴宝的呢,你要等到猴年马月啊!走吧走吧,我看你连早饭都没吃吧,瞧你饿得,嘴巴都瘪了..”

梁文成成功地把小伙子带走了,带进了一家偏僻的小酒馆,要了两瓶啤酒,喝起来。一边喝,一边闲聊,一会儿,话就多了起来,小伙子告诉梁文成,他是从一个叫老王沟村的地方赶来的,这碗,是奶奶给他的遗物,如果不是两个弟弟今年考上大学,短学费,他也不会拿出来去找羊田。

闲扯了一阵,梁文成就把话题转到了价钱上,他捧着那碗看来看去,问那小伙子心头有没有个价格。小伙子扒拉着饭,说了一句实话:“没有。”“你估计值多少呢?”没等小伙子回答,梁文成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这碗品相不好,粗瓷的,还钉过,破得可不轻啊..”小伙子放下碗筷,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梁文成,生怕他不要了似的。梁文成问:“你认为值多少?”小伙子看着梁文成,吞吞吐吐地说:“你说呢?”梁文成沉默了,他又将羊田拿到这碗时的表情、神态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咬咬牙,盯着小伙子,吐出了一句话:“一万块! ”小伙子愣住了。“你如果认为这价钱不合适的话,我就没办法了。”梁文成苦笑说,“实话告诉你,我刚刚下岗,老婆也没工作,还有个娃娃也刚刚考上大学,我是真喜欢这碗,才舍得出这一万块的,嗨,这一万块,可是我们家的救命钱啊,要是生疮害病,医院都没法子进了..你要觉得我这朋友可以,就爽利点卖给我!”说到动情处,梁文成不禁眼泪汪汪的。

“大哥,你别说了,我卖给你!”小伙子哪里受得了梁文成这表演的功夫,哽咽着把碗捧给了他,就这样,梁文成得了这宝碗。

得了宝碗那几天,梁文成白天捧着看,晚上捧着看,真是怎么也看不够啊,可看来看去,这碗究竟什么朝代的?出自那个窑口啊?梁文成觉得有必要搞清楚,于是找来图谱,对着看,却从没在图谱上发现过类似的。

难道这是世上仅存的孤品?梁文成真是越琢磨越兴奋,如果真是孤品,那这宝碗可真个是价值连城了!

3.估价

听说梁文成一万块钱捡了个稀世的大漏,一些藏友都跑来要赏宝,梁文成也很得意,自然是要拿出来炫耀的,可是大家看来看去,总觉得不太对劲。宋代的五大名窑中肯定没这玩意儿,那么这是哪个朝代的?汉唐明清?肯定不是啊,于是都议论纷纷,说是一件真正的文物,起码得说得清楚历史,什么朝代都说不明白,那还叫文物?所以,大家都认为梁文成多半打眼了。他们还说,就这品相,极有可能是小地方产的土瓷,而且就这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玩意儿,顶多也就值个三五块钱。说的人一多,梁文成心头也有些发毛,该不会真是捡了个瞎活儿吧?

就在梁文成拿着那碗狐疑不决的时候,有人给他吃了颗定心丸——这天傍晚,一个外地人突然来到梁文成家门口,说是听说梁文成新得了个宝碗,很想长长见识,还说自己是大老远来的,而且找他很费了些工夫,希望梁文成能满足这个愿望。

见来人说得诚恳,梁文成就拿出了那个宝碗,那人捧在手上,看了看,就问梁文成愿不愿意出让,梁文成一听愣了,因为到他家来看这碗的人多了去,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提出要买呢。梁文成心想,他既然想买,必定是清楚这碗的底细,何不听他报个价格,以此来判断自己是不是打眼了,于是就表示:如果对方真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出让,但是对方得给个实诚价。

“不是我喜欢,是我的一个朋友。 ”那人告诉梁文成,他这朋友近来非常忙,但是知道这碗,很想收藏,因此就托他来了,“听说你出价一万得的,我的朋友愿意给你一万五。”梁文成一听暗暗高兴,却不露声色地说:“我不管你是自己买还是给你朋友买,一万五肯定不成,因为它根本就不止这价! ”

那人沉思片刻,咬咬牙,说道:“好吧,你说个数吧!”

梁文成斩钉截铁地说:“六万!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

那人沉吟了一会儿,说:“两万吧! ”

梁文成微笑着摇摇头:“不行。”

那人很失望,临走的时候,他要了梁文成的电话,看样子他并不死心。送走那人之后,梁文成一拍脑袋,觉得自己真是太疏忽了,怎么也该跟那人搞清楚一件事情啊,就是这碗他凭什么出两万块钱,他肯出这价,肯定知道这碗的底细,真是遗憾!不过梁文成还是满心欢喜,因为这次没成功的买卖证明了自己不仅没有打眼,而且确实捡了个漏!

过了一段时间,那人又来了,这回他愿意出三万,但是梁文成还是不肯卖,他固执地要六万,少一个子儿也不行。那人叹息一声,说:“实话告诉你吧,你最好卖了。 ”梁文成一听这话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啊?为什么我最好卖了?”那人说:“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值钱!”梁文成“哈哈”大笑起来,从一开门看见那人,梁文成的心头就暗自得意,而且做好准备,不管今天是不是能交易成功,他都要来人好好说一说这碗的底细,现在,自己还没就这碗的底细扯开话题,他倒先起来了,正好。梁文成问:“为什么它不值钱呢?”“因为它不是什么宝贝!”“不是宝贝?那是什么?”梁文成忍不住还想笑,这人啊,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真是会不择手段啊!“它就是一个破碗!”那人急了,“我看你根本就不懂收藏,你就没看过陶瓷图谱?你看哪里记载过这样的东西?实话跟你说了,它不是什么宝贝,只是个破碗。”“破碗?破碗你会三番五次来,还开价两万三万?”那人见梁文成有些生气了,就叹息一声,说:“好吧,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4.故事

那人告诉梁文成,这碗和著名的鉴宝专家羊田有关系,而他,是羊田最要好的朋友。要说这碗和羊田究竟有什么关系,这还得从三十五年前说起—

三十五年前,羊田在一个叫老王沟村的地方插队落户,老王沟村是一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只有二十多户人家。村上帮羊田盖了个屋子,还给他置办了锅碗瓢盆。每天,羊田和大家一起出工,一起回他的小屋,做饭睡觉,生活一天天就过去了。

一天傍晚,突发了洪水,洪水席卷了整个老王沟村,还引发了泥石流,泥石流将羊田的小屋冲毁,除了一只粗瓷大碗,什么也没留下。为了给羊田盖这个房子,村里已经耗费不少,眼下大家都遭受灾难,也没能力再给他盖房子了,于是就安排他住在村上的牛棚子里。那么吃呢?不仅粮食没了,锅碗瓢盆也全没了,吃饭的家什就剩下这么个粗瓷大碗。看着那只粗瓷大碗,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每户人家轮流管羊田一天的吃喝。一个月三十天,只有二十多户人家,那么月末剩余的几天又怎么办呢?有个叫王大娘的说,她家里人多,月末几天,就都由她家来管吧。

从此,那只粗瓷大碗就在村子里各家各户之间转悠,一日三餐,都由大家送到牛棚子里,端到羊田的手上,等他吃过了,空碗捧回去,下顿又满碗饭菜端来,大家给这样的管饭叫转转饭。这样的转转饭羊田整整吃了一年,那只粗瓷大碗,在村里每家每户手里也转悠了十二天,当然,王大娘家要除外,因为月末几天都是她家管着,所以那碗在她家里要多转几个十二天。

王大娘家人口多,但是劳力却少,因此负担更重,但是王大娘的心眼却特别好,轮着王大娘管饭,那粗瓷大碗里的饭菜要特别多些,特别好些,这真叫羊田很是感激,他一直在想着,该怎么报答这家人。

这一天,又轮着王大娘家管饭了,早上,王大娘家小儿子来端碗的时候已经告诉羊田了,中午吃玉米干饭,可是等到午后了,饭还没送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又等了一阵,还是没等到,羊田就饿着肚皮出工去了。晚上,羊田刚一回到家,王大娘就站在门口等他,请他到家里去吃。

到了那里,王大娘做了一大锅玉米干饭,一边招呼羊田吃,一边向他赔不是,羊田连忙说:“怎么了?

大娘,你给我赔什么不是呢?我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呢。”王大娘不好意思地指指羊田手里的碗,羊田这才注意到,自己端的饭碗,不是原来那个粗瓷大碗。“你那个饭碗,我不小心打碎了,成了两瓣。”王大娘尴尬地笑笑说,“本来是想赔你一个新的,可是没钱买,也买不到那么大的,只有找人给你补了,到时候你别嫌它破就是了。”羊田笑了:“大娘,赔什么呀,你这里这么多碗,我借一个用用,等到啥时空了,再去集镇买就是了。 ”“不行,我们家的碗你不能用。”王大娘说,“你瞧,我们这些碗,比你那碗要小一大号。”羊田满不在乎地说:“小就小,有什么关系呢!”“那可不行,孩子,这碗小啊,人家给你盛的饭菜就少,咋够你吃呢?”看着王大娘关切的眼神,羊田真是感动万分。此后两天,羊田一直在王大娘家吃饭,直到王大娘找补碗匠把那只粗瓷大碗补好。

一年之后,羊田离开了老王沟村,临走那天,他是在王大娘家吃的饭,那天王大娘做了丰盛的饭菜,却是用那只粗瓷大碗盛给他的。因为就要离开这里,羊田这顿饭吃得真是五味俱全,想想这一年来所受过的苦楚,乡亲们对自己的感情,再想想未来的生活,羊田难以抑制地想要哭泣。

吃完饭后,王大娘抹了抹湿漉漉的眼窝,说:“孩子,晓得我为什么要用这只碗给你盛饭吗?”羊田泪眼蒙地看着王大娘,没说话,王大娘告诉羊田,用这破碗给他盛饭,为的是要他别忘记在这里受过的磨难,今后无论生活怎么样,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想到自己吃转转饭的日子,咬咬牙,坚强地应付。

“孩子,这碗你吃过了我就会给你好好收起来,谁也不给用!”王大娘哭着说,“大娘这么做,是要叫你明白,要真有什么困难你熬不过去了,咬牙也应付不了了,就记得回老王沟村里来,这里还有你一个饭碗,你可以继续吃转转饭,我们还养你!”

羊田大哭起来,他给王大娘、乡亲们磕头道谢,走出了村庄..梁文成虽然听得两眼泪花,却不相信这故事是真的,他长时间地看着那人,那人还沉浸在自己讲述的故事里,表情凝重,不停地掏出手帕来擦拭眼角的泪水。梁文成问:“你说羊田一直没回过老王沟村?”“是啊,羊田从老王沟村出来后到了工厂上班,然后考上大学,读书,毕业,继续工作,结婚生孩子..

最后研究文物,搞收藏,成了如今人人知晓的羊田。”那人告诉梁文成,羊田其实一直也想回老王沟村去看看,帮助乡亲们做点什么,可是太忙,直到他看见这只碗,听到王大娘早已去世的消息,才知道自己犯了不可弥补和不可原谅的错误。

梁文成听到这里,鼻子里“嗤”的一声,笑着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吗?”

那人急了:“我说的千真万确,确实是羊田让我来帮他买回去的。 ”

“如果这故事是真的,那么我倒要问问你——王大娘已经死了,羊田也早就把当年的生活忘到了脑后,为什么还要这个破碗?还要拿三两万来买?这三两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你告诉我,为什么?”梁文成盯着那人,一字一句,一句一问,一问一逼,逼得那人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了。

梁文成冷冷地笑了笑,说:“要是羊田真想要这碗,你回去告诉他,八万块,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

“这..这碗哪里值得了这么多!我已经告诉你了,这碗不是什么文物,不是什么宝贝,只是个粗瓷大碗,对你没什么..什么意义的。”那人满头大汗,因为着急的缘故,话语也不利落了。

“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对他羊田也照样没有什么意义,你说是不是?”

那人唉声叹气,却不知说什么是好了。

5.胜券

梁文成的几个朋友知道这事后,有的说他过分,有的说他傻,要知道这样的东西拿在他手里,还真是没什么意义,没意义,自然也就没价值了。但是,梁文成却显得胸有成竹,他告诉大家,他现在拿着这碗,还真等于是坐拥了一件宝物,如果这真是一件年代久远的瓷器,没准儿它还值不了八万,但是关键现在它和羊田有了那样复杂的关系,所以,八万的价码一点不高。

“如果那故事是真的,羊田就绝对不会放弃这碗的。你们想想,这碗里头,装的是他的什么?记忆,情感,怀念,良心!关键是良心!”梁文成笑起来了,“八万块对于一个著名的鉴定专家来说,算得了什么呢?所以,要不了多久,他还会回来!”

但是这一回梁文成失算了,三个月过去了,羊田的那个朋友再也没来,半年过去了,羊田的那个朋友还是没来。不仅如此,羊田似乎也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了。一年过去了,羊田的那个朋友仍然没来,而且羊田也好像销声匿迹了,因为没有谁再从电视里看见过他,报纸上也没消息,上网搜索,同样没有..

就这样过去了三年,这三年时间里,梁文成发生了很大变化,因为对收藏的痴迷,而且舍得下功夫琢磨研究,他已经成了这个城里有名的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还开办起了一家有名的古玩店,那只粗瓷大碗,被他供奉在正堂的玻璃柜子里,旁边贴了张价目标签,上面赫然写着“人民币 10万元”。很多人前来古玩店,都被那个玻璃柜子里的粗瓷大碗和它的价格吸引住了,纷纷跟梁文成打听它的历史,梁文成却笑着告诉大家,目前他还说不清楚。

有人好奇地问:“既然说不清楚,凭什么就证明它值十万块呢?”

“因人而异。”梁文成说,“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你看起来一文不值,但是别人拿在手里却愿意用性命呵护。我说不清楚它的历史,是因为它的历史只属于某些人,甚至某个人,我把它放在这里,是在等说得清楚它的历史的人来。”

梁文成的话叫大家感到深奥难懂,他却微笑着不愿意再多作解释。

有一天,梁文成的古玩店里来了一个人,他对这只碗感到很好奇,愿意出五万块钱买下它,梁文成却不肯卖,还问人家:“你为什么要买下它呢?”

那人说不清楚。

梁文成笑着说:“你不懂它,它就不属于你。 ”

那人说:“我好奇啊!”

梁文成更是觉得好笑,说:“你总不能拿五万块来满足一个好奇啊! ”

那人很失望就走了。朋友们得知消息后,都问梁文成的脑子哪里出了问题,这玩意儿摆着三四年了,却从来没有谁买的,现在人家开出五万的价格,为什么不卖呢?难道你还在等你那所谓的八万吗?

“不,是十万,涨价了。”梁文成微笑着,一切都好像胸有成竹似的。见朋友们很想知道他究竟什么打算,梁文成犹豫了片刻,告诉了朋友们。原来,自从羊田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之后,他就觉得不对劲,于是到处打听,费尽心机,终于打听到了羊田的下落:羊田回老王沟村去了,他卖掉自己的所有藏品,告别了收藏界,带着钱,悄无声息地回了老王沟村,在那里修公路,建学校,办养殖,搞种植..梁文成说,根据他最近获得的消息,羊田把那个老王沟村天翻地覆地变了个模样,自己也成了大富豪。“他为什么会那样做?”梁文成指着那只粗瓷大碗,说,“就因为它。因此,这碗对于他羊田来说有多重要就不言而喻了,你们说他会放弃这碗吗?而且他现在有的是钱了,会在乎十万块吗?”

6.无价

事情还真如梁文成所预料的那样发展了。这一天,古玩店里突然闯进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一进门就直奔正堂的玻璃柜子,然后站在柜子边大声吆喝:“老板呢,老板呢?”梁文成走过去,眯着眼一瞧,嗨,这不就是当年卖给自己这碗的那个来自老王沟村的小伙子嘛,瞧这打扮,名牌西装,领带,锃亮的皮鞋,黑亮的头发,大款派头,果真是发达了,有钱了。梁文成问:“啥事?”小伙子也认出了梁文成,他指着那碗,说:“赶紧给我取出来,我要它物归原主!”梁文成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柜子边上的标签,示意小伙子瞧瞧,小伙子瞧了一眼,吓了一跳,惊呼起来:“十万?”梁文成点点头。“你这不蒙人吗?一个碗,十万?”小伙子瞪大眼睛,再把标签看了一遍。梁文成微笑着问:“你不也是一万块钱卖给我的吗?”“好吧。”小伙子想了想,取下挎包,拉开拉链,让梁文成看了看包里的钱,“这是十万,你把碗给我吧!”梁文成看着挎包里塞得满满的钱,问道:“谁叫你来买的?”“我自己。”“你为什么要买它呢?”梁文成说道,“十万块,这可是一大笔钱啊! ”“我知道。”小伙子说着,脸色显得悲戚起来。梁文成又问:“你买去干什么呢?也是收藏吗?”“摔了它!”小伙子说出这三个字时,已是泪眼涟涟了。梁文成关切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摔了它?”小伙子哽咽起来,梁文成忙将他拉到旁边的书房里,给他倒了杯开水,请他坐下。小伙子告诉梁文成,当时他拿着卖碗得来的一万块钱,把两个弟弟送进了大学。刚回到老王沟村不久,羊田就找来了。乡亲们认得羊田,都热情地招待他。羊田告诉他们,这次来老王沟村,有两件事,一件是想买回那只碗,第二件是想帮助大家,看他能帮着做点什么。小伙子告诉羊田,那只碗已经被人花一万块钱买走了,羊田听了,也没说什么。乡亲们见到羊田,都很高兴,说哪里要你什么帮助,你能回来看看,大家就都高兴了。

那次羊田是哭泣着离开老王沟村的,因为他听说了王大娘的事。王大娘生了很久的病,但是一直不肯吃药,更不肯进医院,因为她怕花钱,她的几个孙子读书都要花钱,而且家里那么穷。她一直说自己生病是因为老了,老了就要死。老人在临死的时候很惦念羊田,很想见见他。

没过多久,羊田再次来到了老王沟村,从此就再没离开过。他变卖了在城里的所有资产,他要帮助老王沟村的人民富裕起来,他修公路,建学校,带领大家养鸡养鸭,栽树木种药材,最后组建了土特产商贸股份公司,老王沟村的村民人人都是股东..因为劳累,羊田患上了严重的疾病,但是他一直瞒着大家,他不想大家为他担心。因为太忙,从患病到实在撑不住倒下,羊田从来没进过医院,他一直在老王沟村..

梁文成听到这里,心里酸酸的,眼里湿湿的,他问:“羊田现在怎么样了?”

“死了。”小伙子抹了把泪水,“三天前去世的。 ”

梁文成怔住了。

小伙子告诉梁文成,如今的老王沟村,已经是远近有名的富裕村,家家户户住上了楼房,很多人家还买上了小车..为了感激羊田的恩情,大家商议:一定要找到那只粗瓷大碗,在羊田出殡的时候摔了它!

梁文成疑惑地问:“为什么一定得摔了它呢?”

“如果没有这只碗,他就不会记得老王沟村,他就不会回老王沟村,当然也就不会累死在老王沟村了。 ”小伙子说,“而且他在临死的时候,也很惦念那只碗,说真想用那只粗瓷大碗盛碗饭吃吃..于是我们就到处找,没等找到,他就死了,现在终于找到了,就该让他带走了..”

“如果你买它是拿去摔,我是不会卖给你的。”梁文成说,“十万不卖,二十万也不会卖! ”

小伙子听了,脸上满是恼意:“可是你拿着它有什么用呢?它又不是什么宝贝,只是个碗! ”

梁文成冷冷地反问了一句:“既然只是一只普通的碗,你为什么要花十万块钱买它呢?”

小伙子不知如何应答了。

梁文成最终没有满足小伙子的愿望,他没有卖掉那只碗,而是重新做了柜子,水晶的,里头铺垫了金丝绒,那只粗瓷大碗摆放在柜内,在水晶柜子的四个角落,搁置着四盏漂亮的射灯。晶亮的水晶柜子,明亮的射灯,把那只碗映衬得璀璨夺目。只要是一进古玩店的,没有谁不被那只碗吸引过去的,没有谁不开口问这碗卖多少钱的。

每当这时,梁文成就会微笑着说:“无价之宝! ”

“究竟什么来头,竟然敢称无价之宝?”

于是,梁文成就将羊田和这只碗的故事讲了一遍,每一个听完故事的人,都禁不住泪眼蒙的,都会认为这确是无价之宝。

保卡通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保卡通(baokatong.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保卡通 baokatong.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5